当前位置:主页 > kj45.com >

从桂林警方破获的几起人体藏毒案来看看那几个被抓的人是如何沦为

发布日期:2019-10-05 21:59   来源:未知   阅读:

  2016年10月,浙江小伙李某来到缅甸小勐拉,在那边开了一家饭店,刚开始生意还不错,谁知好景不长,到了2017年生意就开始萧条,面对这一情况,小李不是苦心寻找饭店生意萧条的原因,而是慢慢地在缅甸小勐拉爱上了赌博。经常出入缅甸小勐拉赌场的小李,于今年4月份在赌博认识了一个中年男子,一来二往,慢慢地俩人无话不谈,并且该中年男子时常在小李无赌资时给予支援,刚开始小李似乎财运不错,每次从该中年男子手中所借的赌次都能够及时还上。然而,时至今年5月初,小李的财运就不那么顺了,一进赌场就把自己所带的10来万赌资输完了,中年男子见状二话不说,像往常一样递给小李1万元赌资,可是赌了不到十分钟,所借的1万元又输光了;而此时输红了眼的小李一心想把自己输掉的钱赢回来,于是又找该中年男子借了2万元做赌资,而小李根本没想过如果输了拿什么来还的问题。结果,小李仅凭这2万元赌资在赌博玩了3天2夜,可最终还是输得身无分文地回到自己的住处。几天后,中年男子一行3人找到小李还钱,当时小李身无分文根本无法偿还所借3万元钱。于是,中年男子就开出了一个似乎看起来很公平的条件,只要小李帮自己带一些东西(毒品)送回国内广西的柳州,来回2趟任务完成后,所借的3万元钱一笔勾销,还另外给小李5000元钱的报酬。无奈之下,小李只能铤而走险地答应这一条件,从此也标志着小李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5月23日凌晨,小李在圆满完成第一次运送毒品至柳州任务之后,再一次被安排到先前的那家小旅馆吞食毒品,刚开始小李自己吞食了几个,见小李实在吞不下去,中年男子他们又中事先准备好的工具,用酸奶将48粒包好的毒品灌进了小李的肚子,最后将1粒重约50克大小的塞进了小李的肛部。之后,小李在中年男子他们的安排下,体内藏着毒品,从缅甸小勐拉出发,一路坐完摩托车换班车、出租车、,最终顺利地登上了昆明至桂林的航班。然而,小李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一举一动和所有行程早已在接到线报的七星分局刑侦一大队民警的掌控之中。时至当日下午16时30分许,当李某走出桂林国际机场出口时,被早已在此守候多时的七星分局刑侦一大队民警当场控制,并送往桂林博爱医院观察。并在医生的指导下,李某经过不到20个小时4次排泄将吞食在其体内的49粒、重232.65克毒品如数排出。

  经审讯:李某,浙江海宁人,1974年出生,并如实交待了自己涉嫌运输毒品的违法犯罪事实。目前,嫌疑人李某因涉嫌运输毒品罪已被刑事拘留,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深挖之中。

  2017年2月24日,七星公安分局刑警二大队根据上级相关部门提供的相关线索,通过蹲点守候,成功抓获一名人体藏毒在桂林国际机场中转的运毒男子,缴获疑似毒品180克。

  2017年年初,湖南籍小伙曾某,通过网络认识了一名外号“山东”的云南籍男子,“山东”给他开出了一个诱人的条件:只要到云南出差一星期,往返路费全包,一万元人民币的报酬。当曾某好奇地询问道做什么时,“山东”只是含糊的回答是运 “违禁品”。而此时的曾某隐约猜想到,所谓的“违禁品”应该就是毒品,所以报酬才那么高。面对如此高的报酬,做不做呢,曾某心里直打鼓?最终,曾某还是没有经受住如此高报酬的诱惑,想到自己既没学历又没一技之长,平时还爱好打牌赌博,为了偿还自己欠下的几千元赌债,决定铤而走险答应了“山东”做吧!并于2月19日,在“山东”的安排下,曾某坐完飞机乘大巴,几经周折来到云南景洪,随后与其他省份前来运毒的2名男子一道乘坐出租赶到云南勐海县打洛镇,并与外号“山东”、“强哥”、“表哥”以及“猴子”的4名男子接上了头。

  2月24日上午9时许,曾某在打洛过了几天花天酒地生活之后,被外号叫“表哥”的男子叫去安排其吞食用胶布和塑料薄膜包装好的毒品,刚开始曾某怎么也吞不下去,随后在“表哥“的指导下,经过3个多小时的努力,最终才将此次运送到西安的30粒毒品吞食下肚。时至当日上午12时许,在外号叫“山东”的男子安排下,曾某体内藏着毒品,从打洛镇出发,经勐海县、景洪等地,最终顺利地登上了昆明至西安航班,同时也标志着曾某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然而,曾某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一举一动和所有行程早已在接到线报的七星分局刑侦二大队民警的掌控之中。时至当日晚上22时许,当曾某走进桂林国际机场28号候机室准备转机飞往西安时,被早已在此守候多时的七星分局刑侦二大队民警当场控制,并送往桂林博爱医院观察。之后,在医生的指导下,曾某经过三天三夜多达8次的排泄,才将吞食在体内的30粒(长3至4厘米、直径1.5至2厘米)、重180克的疑似毒品如数排出,并取样本送上级公安机关检验核实。

  经审讯:曾某,湖南长沙人,1993年出生,曾某对自己涉嫌运输毒品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目前,嫌疑人曾某因涉嫌运输毒品罪已被刑事拘留,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深挖之中。

  一个是赴女网友之约,一个是找赚快钱的工作,两名外地男子被骗去云南,后被引到境外城市,双双沦为人体藏毒运输毒品的工具,先后在桂林两江国际机场被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民警抓获。2月24日,记者从办案民警口中了解了破案经过。

  今年春节前,28岁的河北保定男子臧某通过QQ结识了一个网名为“妖艳”的女子,她自称是云南人,两人聊得挺来,发展成了朋友关系。大年初一初二那两天,“妖艳”热情地邀请臧某去云南游玩,并帮臧某买了1月30日(大年初三)到昆明的火车票。

  臧某到昆明后,“妖艳”表示自己没空去接他,又给他打了410元钱,让他自己打车过去。臧某按照“妖艳”指定的路线日,臧某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中国境外了。

  他跟“妖艳”表达自己的不解。“妖艳”表示“又不要你花钱,境外游玩也很好”。她还告诉臧某:“我们马上就可以见面了。”同时,又给臧某打了200元的车费。2月2日下午2点左右,臧某乘车到了“勐平”,一男一女开着一辆白色丰田车前来接他,其中那个女的就是“妖艳”。臧某被他们安置在当地一个度假村的宾馆房间里,次日,他被迫吞下很多粒用乳胶包裹的毒品。

  离开宾馆房间之前,有人给了臧某一部手机和600元路费,让他按照手机里提供的路线走。进入中国境内后,臧某曾路过一个交警大队,他本想进去求救的,但他最终没有走进去。

  2月5日下午,臧某到了云南景洪。当晚,他上了飞往桂林的飞机。臧某称自己在飞机上很紧张,“我感觉到下飞机时一定会被警察抓住。”

  26岁的刘某是青海西宁人。2月初,因为急需要钱用,他便通过百度输入关键词“赚快钱”搜索来找工作,在其中一个网页上留有联系人的微信号,他添加后与对方取得联系。对方表示能提供一个5天就能赚1万元的工作。

  刘某信以为真答应了,对方帮他购买了西宁到成都的飞机票,后又到了昆明。随后,他根据对方的指示乘车,也到了境外那个叫“勐平”的城市。同样,他被迫吞下毒品,后拿着那些人提供的手机和路费,也到了云南景洪,搭上飞往桂林的航班。

  2月5日下午,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接到线索称,一名姓臧的男子携带毒品从云南乘坐飞机飞往桂林,落地时间是当晚8点50分。副支队长文丰义一边组织三大队民警赶去桂林两江国际机场,一边调查出了臧某的样貌特征,并证实臧某确实乘坐在那个航班上。

  在机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民警的协助下,民警守在廊桥出口。当晚9点20分左右,臧某走出廊桥,民警迅速上前将他拦住。臧某随身没有携带任何行李,民警准备将他带回支队进一步调查。上车前,民警问他知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抓时,臧某承认自己身体里藏有毒品。

  随后,民警将臧某送往181医院照片检查,证实他体内确实有不明物体,他随后接受排毒措施。当晚11点多,臧某第一次排出毒品34粒毒品。其中,32粒小的,每粒约红枣大小,里面都是毒品;两粒大的,约猕猴桃大小,里面都是毒品。2月6日上午7点和9点,臧某又两次排毒,体内毒品全部排完,分别是15粒和14粒。经过统计,臧某体力藏有毒品共180多克,100余克。

  2月13日晚上,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接到线索,一名姓刘的男子携带毒品乘坐飞机从云南飞桂林,二大队民警随后赶赴桂林两江国际机场,在机场公安机关协助下将刘某抓获。刘某随后被民警送往市博爱医院拍片和排毒。经过5次排毒,开马记录表论坛,刘某体内的毒品全部被排出,一共是72粒红枣大小的毒品,共352克。

  办案民警向记者介绍,近年来贩毒分子为逃避打击采用的人体藏毒方式,隐蔽性强,对带毒者危害最大,其间藏毒者基本不进食,由于胃肠的蠕动和胃酸的腐蚀,一旦外部包装破损,藏毒者随时会丧命。

  在这两起案件中,两个嫌疑人均自称是遭人胁迫,警方会进一步调查。在运输毒品过程中,臧某和刘某不是没有机会自救,他们在上飞机之前早已摆脱别人控制,甚至在飞机落地之前,都是有很多机会可以向公安机关求救的,可他们没有这样做。如果他们选择向公安机关求救,一来可以迅速解除体内毒品对身体危害的风险,二来司法机关会视情况减轻甚至免除对他们的刑事处罚。

  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不要相信网上艳遇,以及能赚快钱的工作,以免被不法分子利用。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会被追究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

  简介:桂林路边摄每天精选桂林地区新鲜事第一手资讯,与你一起,吃喝玩乐,玩转桂林!新鲜事爆料,商务合作,美食探店,请联系主编微信:gllbs168